熟悉的味道第二季海报剧照

熟悉的味道第二季更新至20170423期

熟悉的味道第二季

  • 李咏 罗希 孙坚 
  • 未知

  • 真人秀 美食 大陆综艺 国产综艺 

    中国大陆 

    汉语普通话 

  • 2017 

@《熟悉的味道第二季》相关问题

谁是陈飞宇?他演过什么吗?

陈飞宇,2000年4月9日出生,中国内地男演员,就读于美国泰伯学院 。2010年,因参演个人首部电影《赵氏孤儿》而进入演艺圈 。2016年,在古装魔幻电影《妖猫传》中担任导演助理  。2017年,录制浙江卫视明星美食感恩真人秀节目《熟悉的味道第二季》   ;7月7日,主演的青春校园电影《秘果》在全国上映;之后,主演个人首部电视剧《将夜》,在剧中饰演宁缺  。2018年,主演根据蝴蝶蓝同名小说改编的古装玄幻剧《天醒之路》。



求特殊传说第二部第一集

【第一章 从过去开始的传说】 过去的传说 生命不会永恒的停留在时空当中。 红色的血液从指尖下慢慢的画出了圆弧,浓稠的液体发出了刺鼻的味道。 他看见有片叶子慢慢的落下来,轻轻的沾在血液上面,枯黄的叶面染上了暗红的色泽,於是就这样停滞不动了。 身体逐渐变得冰冷。 包围在身体四周的古老树木随著风摆动身体,低低的吟唱著已经没有人能听懂的歌谣,带著微弱的声响,幼小的动物躲藏在树群之后,一双双眼睛即将见证失去生命的那一刻。 风带来遥远故乡的歌。 幽幽的,他曾经听过他的兄弟哼著这首歌,每当他们心情不好时候,对方都这样哼著,几次之后自己询问歌名,他却说那是从别处听来所以也不清楚。 随风而逝的声音深深刻画在他的记忆中。 『第一个孩子踏在血泊中,灵魂渗入泥土最深底,永恒不会永久的持之以恒,所以故事才被流传在时间里。 第二个孩子躺在白骨中,灵魂渗入世界最深底,生命不会永远的永恒久远,所以歌谣才被传唱在时空里。 第三个……』 声音嘎然停止。 他看著手边的暗红,眼睛逐渐失去光采。 於是,四周安静下来。 第一话 重新开始的冒险 轰的一个声响,有个黑影飞了出来。 我听见非?#65310;薮蟮纳�齑哟蟾乓话俟�咦笥业亩纯呃锩娲� 2 【特传 喜讯】《特殊传说第二部 第一集 从过去开始的传说》上架咯 这让我吓了一大跳,因为刚刚跟我同行的人进去之前好像才说过不会有问题的,结果五分钟之后我看到神奇的画面。 据说是远古时代的水之洞窟……好吧,从外面看起来根本不像那种超级古迹的脏洞穴发出爆炸声之后整个地面开始摇晃,接著有落石掉下来掀起了好几阵的灰土,接著是洞穴里面开始有活的生命用很快的速度往外面逃命。 不用想我也知道里面大概又快要塌了。 这是开始寻找水精之石以来不知道第几次发生的事情,看到我都快要麻木了。 「风符,保护事物之屏障。」抽出了预备好的符咒,在第二次爆炸声所造成的漫天烟雾卷到我这边之前我已经先做出了保护网,虽然很小,但是已经足够了。 但是让我往往措手不及的都是接下来的事情。一看到有可以保护的法术出现,原本正打算逃命的动物居然全都往我这边冲过来了。 我…靠! 虽然说最近在安因和夏碎学长的指导下我会了比较多术法了,可是面对一堆几乎是飞扑过来的动物我还是来不及反应。 砰砰的好几声加上了眼前一片全黑,我感觉到毛毛的东西把我撞飞出去,四周开始出现金色的星星和传说中的天堂路。 不过只有几秒钟,连我阿嬷的身影都还来不及显像,天堂路就消失了。 我直接在地上摔个狗吃屎,最后爆炸的灰土厚厚一层覆盖上来……希望我被活埋断气之前他们来得及把我挖出来。 趴在地上、被埋在土里。 我的名字是褚冥漾,今年高中二年级,目前正在度过愉快的假日……恩,其实说真的也没有愉快到哪边去。 如果有人说他被别人搞出的爆炸波及埋在土里会很愉快的话,我绝对不说二话当场把他插到地心里面去,让他体验看看什麼才叫是至高无上的享受! 而且我相信现在的我绝对有这种能力,因为不久之前五色鸡头才跟我说过把人插到土里面是基本能力,连杀手都可以做了,没道理妖师干不出来。 「水鸣。」打断了我的冥想,沉静的声音在土外面响起来,接著是轰的另外一种声响。 千万不要用水啊—— 根本来不及告诉雅多这句话,像是洪水一样的奔流直接把我从地下冲出来,因为力道太大了还把我卷去撞树,接著我整个人就大字型的贴在树干上,加上一大堆泥浆。 ……我会变成泥巴人,算了…… 「漾漾,你在土里面干什麼?」永远端著那张神经病一样的笑脸,雷多的声音从我后面传出来:「快下来吧,如果被晒乾的话你会整个被固定在树干上,不过我个人觉得看起来也蛮像艺术品的,你介不介意回去再摆一次这个姿势让我雕下来?」 我去你的你要把我撞树的样子雕刻下来! 从一大堆湿淋淋的泥浆抽出身体,我直接摔到地上,这才发现附近的泥土都被冲的乾乾净净,显然雅多的水鸣范围使用很大,刚刚爆炸喷出来的那些脏物都没有了,空气中经过阳光折射还出现了小彩虹呢! 「我非常介意,拜托你忘记吧!」就算你不忘记,身为妖师的我也会诅咒你走路跌倒磕到脑袋直接失忆。 雕完之后一定会被五色鸡头那堆人笑一年。不、我甚至觉得一年还太短,很有可能是一辈子,然后哪天我死了五色鸡头还未死的话他一定会干出带著小孩去参观然后告诉他们「这就是水妖精帮妖师雕刻的作品」,接著整个守世界都知道现任妖师去撞过树还被在场的妖精做成雕像,直接就被流传到几百年。 光想就觉得很可怕。 「雷多!不准雕!」我再度警告了那个笑得像抽筋的水妖精一次。 「唉,真可惜。」雷多将他的剑给收起来。 … …… 等等!难不成刚刚你是打算用雷王把我挖出来吗! 我突然觉得先用水鸣的雅多真是大好人,比起被埋在土里劈死焢成土窑鸡,被冲成泥巴人才是最佳选择。 毕竟没有人希望自己的死法跟土窑鸡一样。对了,我想起来之前好像在布袋戏里面才看过,那个叫啥…焢肉烧还啥来著? 阿靠,我帮自己决定死法干麻!还是那种食物式的死法! 决定转移话题,我看向刚刚他们进去的洞穴—— 洞穴呢!? 「你们把水之洞窟怎麼了?」看过去,我只看到一片平地,乾乾净净的甚至可以在上面铺个水泥就变汽车道路了。 「垮了,刚刚被里面的水魔兽攻击时候他居然自爆了,结果整个被炸垮。」雷多用著一种『太可惜了他先爆不是被我们解决掉』的惋惜语气告诉我,「应该是古代保护使用的魔兽,看起来已经有很久的时间了,不过力量没有我们想像的大。」 「咦?喔。」 雅多收回了长剑,然后伸手把我从地上拉起来:「这里也没有水精之石。」 「又落空了。」看著雅多在他手上的地图打了叉,我这样小声的说著。 从在黑山君那边得到地图之后,雅多和雷多开始了漫长的搜寻之路,而我在放假时候也会跟过去,像是现在的假日。 「南边一带的全都找过了,看来应该都被人拿走了。啧,果然没有想像中的容易。」雷多靠过去,看著十几个已经画上叉的地点,「对了,漾漾你这样常常跟我们到处跑没关系吗?我记得你还在上课喔。」 「啊,没关系,我周五没有排课,所以加六日可以放三天。」有时候雷多他们出来都要好几天,三天以内的他们会依照约定联络我,以外的他们就自己跑去了,毕竟他们是白袍还是大学生,可以出去的时间比我还长。 有时候到这些地方不是立刻就可以离开,如果遇到类似迷宫一样的地形,还要花很多时间。 唯一一次就是前不久我们在另外一个水之地区遇到大型幻影,结果超过了五天出不去,回到学校时候已经翘了三天课了。 差点没被班导给震撼教育。 「不过这样经常跟我们到水之地,漾漾应该多少也对这边的环境比较熟悉了吧?」雷多看著我,还是咧著笑问著。 「……没有。」因为每次都是跟著他们直接被传送到目的地,中间那些风景啥的从来没看过,接著到了目的地之后十个里面有四个被轰垮,所以除了定点观光之外,我还是对这个世界的全貌不太清楚。 打个比方来说,就等於你从台中去台东观光,但是一路上游览车都被封窗,这样你还会知道外面长啥样子吗?顶多就下车之后看看台东的观光点买个释迦饼吧。 对了,上次买到的释迦好好吃,下次带点过来给他们。 雅多咳了一声,显然也想到这件事情,「既然没有,就先回去吧。」 「啊!我要直接回去学校。」知道他指的回去是回水妖精圣地,因为他们每次找完都会先回家,顺便弄东西大家一起吃。 在医疗班的帮忙下,伊多的气色在这段时间也变得比较好,甚至可以接简单的任务,只是雷多雅多不肯让他动手。 相同的,夏碎学长在月见的照顾下也有转比较好,但是听说他的伤势其实是比伊多严重很多,所以到现在还是住在月见的治疗室,偶尔才会回到紫馆住几天,但是状况一不好又被送回去了。 目前千冬岁持续在照顾他,根据莱恩的叙述,我们都觉得他已经变成恋兄狂了,而且千冬岁还推掉很多工作,都巴在床边,有时候还乾脆翘课不见人影,从老家搬来很多神奇的药材在保养他哥。 上次我去紫馆拜访阿利时候,还听到小亭的抱怨。 千冬岁骂她煮茶不消毒。 是说,我想夏碎学长以前自己煮茶应该也不会特别消毒才对,而且重点是病毒根本不会侵袭他们吧! 这里没有人类,只有超人类! 「这是伊多要给你的东西,既然你要先回去就一起带走吧。」根本不知道我已经神游到别的地方去的雅多揉碎了一个指甲般大的水晶,接著是篮球般大小、装饰很漂亮的白色盒子落在他手上:「水妖精的点心,他说上次你去时候似乎很喜欢。」 我感动的接过点心盒。 自从大家知道我很喜欢点心之后,常常有人送我。 阿利跟我说这很正常,因为这个世界跟我们那边不太一样,每个种族在每种不同的时间或季节都会有不同的祭典或是祈祷……等等的事宜,而这边所有祭祀的物品都是必须手工制作。比起原世界,守世界中与不同的神灵等更加接近,所以会用最大的诚心去做各种东西,接著就会盛产,然后发送到不同的朋友手上,也代表一种对朋友的祝福。 作者:skinless 2009-1-14 22:10 回复此发言 -------------------------------------------------------------------------------- 4 【特传 喜讯】《特殊传说第二部 第一集 从过去开始的传说》上架咯 将神享用的东西、或是神祝福过的东西与我们最好的朋友分享。 是这样的意思。 而再延伸之后就变成只要是认为很喜欢的朋友,就会经常有食物类的东西往来。 这件事情让我很紧张,因为我根本不会手工点心,只好经常卢我老妈帮我做绿豆汤红豆汤那种甜点或是别的小吃来送还,幸好大家对台湾味的小吃风评都还不错。 「帮我跟伊多说谢谢~」看著白色的高雅点心盒,我连忙道谢。 「伊多说,上次你给我们的绿豆汤也很好吃,有时间他想请教你母亲作法。」雅多转述著他家大哥的话语。 …… 水妖精跑去跟我阿母学做绿豆汤…… 那种画面怎样想怎样怪异啊! 「呃、我会问我妈妈看看的。」其实我觉得我老妈应该巴不得伊多去学,上个月回家时候阿利说有任务所以跟我一起回去被我老妈撞见,我老妈后来偷偷跟我讲,以后有那麼帅的同学要多带几个回来。 我想,伊多应该会让我妈更爱。 因为他不但帅,还是好人;上次喵喵偷偷跟我讲,伊多如果出道一定会是师奶级杀手。 她是从哪边学来这种句子啊! 「谢谢。」雅多点了点头。 「不、不会。」反正不是我教的…… 「那麼我们要先回去了喔。」雷多很好心的给了我一张移送阵法的符咒,上次我要来找他们时候不小心卡到岩石缝里面,后来雷多或雅多都会直接帮我准备了,「下次你要来时候可以带西瑞一起来啊——」 私心!这绝对是私心! 「不要带那个碍事的家伙!」雅多的脸更臭了。 「哪里有碍事!」 「全部!」 「你们慢慢聊吧,我要先走了……」 *** 於是,我回来了。 这是学长不在之后的第十一个月。 我站在黑馆前,四周的景色一往如昔……或许有点不太一样,因为我之后才晓得原来那些花园跟造景也是会换位置的,就在我某次回来时迷路迷了两小时后才知道,它们每到固定的时间就会换位,一个周期后才又回来。 「漾漾~下棋~~!」大概是从里面感觉到我回来,黑馆那扇充满人脸的门突然被用力的踹开,我看到人脸用孟克呐喊的表情飞出去,然后被太阳给升华掉,随后黎沚抓著木棋盘冲出来,「可恶!兰德尔居然说他对西洋棋以外没兴趣!所以你快点陪我玩吧。」 我看著他手上那组古老的木头棋组,脑袋裏面有三秒的空白,「不好意思,我不会玩……」自从上次我知道古老的下棋方式跟现在不一样之后,我就不敢玩了。 黎沚的娃娃脸皱起来。 「你问问尼罗,说不定他会。」我总觉得尼罗可能全天下事情都知道,就是不知道他主人很想跟他交朋友的心情。 「好~」 娃娃脸跑掉了。 看著黑馆,我慢慢的走了进去。 那时候,学长离开,我曾经请赛塔如果可以将我编回一般学生住宿,不过赛塔告诉我学生宿舍还是满的,而且因为我身分比较特殊,就他身为宿舍管理的判断,他认为我应该要继续住在黑馆理面。毕竟虽然学院跟公会方面把妖师的消息压下,但是还是有不少人知道了,避免出任何意外,我待在有众多黑袍居住的地方才是比较好的选择。 既然赛塔都这样开口,我也不好意思反驳。 不过住了一段时间下来外加学到的也变多之后,我也开始觉得黑馆其实没有以前那麼恐怖就是了……好吧,从超级恐怖变成高级恐怖。 不过更可怕的是住在里面的黑袍们。 「漾漾~要不要跟大姊姊出去玩啊?」摇著尾巴,在我踏进大厅之后奴勒丽刚好走下来。 「不用了谢谢!」跟她出去绝对不会有好事情! 上次看到莉莉亚半死不活像条尸体被拖著回来就知道了。 在莉莉亚确定可以出任务之后,她的搭档就被恶魔强迫包了,接著……根据喵喵的形容,那就是一切死亡噩梦的开始。 不,说是死亡还太好了一点,如果可以死搞不好还比较舒服。 只能说愿神保佑她。 快速的冲上楼梯直奔我自己的房间,途中先经过学长的房门前时候我就放慢脚步了。 学长的房间还留著,一样还是在我隔壁,今年没有新的黑袍进来,所以黑馆里的房间完全没有调动。 作者:skinless 2009-1-14 22:10 回复此发言 -------------------------------------------------------------------------------- 5 【特传 喜讯】《特殊传说第二部 第一集 从过去开始的传说》上架咯 这个房间已经很久没有被打开。 我站在这扇门前,就像我过去那些时间做了无数一样的事情,在这里祷告希望这里面的主人能够如同以往。 踹门、回来。 妖师无法改变已发生的事情。 主神、妈祖、创世神还是土地公都好,我不知道妖师拜的会是啥东西,所以只能默默的自我祷告。 不知道跟现任妖师祈祷会不会比较有用? 然啊……拜托你保佑一下我们祖先朋友的小孩…… 啊靠,他又没死怎样保佑。 默默的在心中自己吐槽自己之后,我叹了一口气走回房间。 刚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确实有听见电视声音,还是某种卡通的声音,不过下一秒马上就消失了,等我打开房间,里面已经什麼都没有了。 我左右看了一下,看见出门之前被我收在抽屉里的遥控被丢在地下,这让我知道刚刚的确有人在我房间看电视,而我大概也知道是谁。 因为某一次我用阵法跳动回来之后猛然看见只蓝眼蜘蛛在偷看卡通之后,一切谜底就都揭晓了。 大概是监视的人不无聊、他的宠物已经先无聊了。 还是继续假装我不知道有这件事情,拾起摇控丢在沙发椅上,我去沐浴了一下顺便把泥水脏衣服都洗了。 不久之前为了黑袍住户们的方便,赛塔特地去弄来一台洗衣机、就是类似我在湖之镇看过的那种放在另一个交谊厅外面,让大家不用等到送洗时间才可以送洗或自己处理。 但是自从有一次打开之后我看见里面有个拿著圈刀的妖婆在滚筒里转动之后,我就深深决定我还是自己洗比较好。 整理好踏出浴室没多久,我就听见黑馆外面有人在叫我。 「漾漾~~出来玩喔!」 很熟悉的声音又开始在黑馆外面召唤我了,之前还会乖乖的打手机,但是近期都开始用喊的,我很怀疑会不会哪一天又有哪个住户一下子心情不好就来个落雷落硫酸的,不过显然黑馆的住户对於女孩子是相当包容的。 「等我一下!」对著下面的喵喵大喊,我用很快的速度整理好冲下一楼,大厅里面空荡荡的没人。 自从大战过后,学校稳定下来,原本回来的黑袍在确定没问题之后又开始四散工作了,最近期数量最低的时候还只有两个在黑馆里面。 那种时候我就特别不敢自己半夜去大厅,总觉得会被不明物体拖走。 快速的又冲出黑馆之后,喵喵正在对我挥手,旁边还站著莉莉亚。 在那之后,莉莉亚的脸好很多了,只剩下一些淡淡的疤痕,后来喵喵教她化妆后就盖掉几乎八成,目前还会定期回医疗班治疗,听说再过一阵子应该就会完全治好了。 「啧,慢死了,你这个乡民!」一看到我出来,莉莉亚马上发出了不爽的冷哼。 ……我还真想问乡民这两个字是你从哪边学来的。 跟五色鸡头吗! 「怎麼没有看到莱恩?」左右张望,我这次很确定真的没看见莱恩、他也没有浮出来之后才开口。 「他弟弟抓著他去买东西喔,所以今天只有我们。」喵喵欢乐的勾住莉莉亚的手这样告诉我们。 唉,自从丹恩小朋友进到学校之后,莱恩大概就很少时间可以跟我们出来玩了吧,真是爱黏哥哥的小孩。 一回想起当代导人的那一个月……我宁愿不要去回想对心脏会比较好。 不问千冬岁是因为既然他没出现,就一定是在夏碎学长那边,所以不用问太多。 「哼,要不是喵喵找我,本小姐才不屑跟你这个恶名昭彰的妖师出去!」莉莉亚用鼻子哼了我一口气。 「好啦好啦,等等要是被找麻烦请你闪远一点。」已经很习惯的我搧搧手,反正快一年来她每次都这样,结果每次都还是跟我们一起出去。 因为顶著妖师头衔,最近来找麻烦的人其实还不算少,不过大部分都被摆平掉,大多时候都是被我附近的朋友,有时候好运遇到肉脚我自己也稍微可以处理。 反观有袍级的反而没有人来堵我,大概是因为公会有下达命令还啥,来堵的几乎都是一般学生不然就是校外的。 目前充当符咒老师的安因告诉我,那你就不用客气的拿他们来练身手,反正学校不会死人,就物尽其用吧。 作者:skinless 2009-1-14 22:10 回复此发言 -------------------------------------------------------------------------------- 6 【特传 喜讯】《特殊传说第二部 第一集 从过去开始的传说》上架咯 然后充当符咒顾问的夏碎学长告诉我,既然对方都要你死了,那你就先下手为强让他们死吧,反正学校不会出人命,刚好有机会努力锻鍊自己。(夏碎学长告诉我这些话时候是用很温和无害的微笑表情。) 於是我就天天都在练他们教我的法术,而且居然开始进步了。 连我自己都有种很难相信的感觉。 「今天右商店街的点心屋有新的点心喔~喵喵有拿到招待券。」如同平常一般,约了人出来的喵喵告诉我们行程,「庚庚已经先过去了,阿利等一下也会来,大家一起去吧!」 「嗯。」 「罗唆,快走吧。」 这是学长离开的第十一个月,一如往常不变的生活。 现在,我已经高中二年级。 第二话 人鱼的休息之地 「漾~」 几个假期结束之后,我正在教室裏面整理东西,准备下一堂去上我最害怕的课程。接著听到某个常翘课的家伙从我后面冒出来的声音。 「西瑞?你今天有来上学啊?」我还以为他又翘了。 说也奇怪,自从大战之后五色鸡头常常不见人影,根据喵喵告诉我的,好像是他家对他上次来帮忙的事情很有意见,跟妖师混在一起更有意见,所以经常把他拖回家。 不过黑色仙人掌也常常来找我啊……怎麼就没有人要拖他回去? 难不成五色鸡头还有干了什麼会被拖回去的事情吗! 「本大爷当然有来上学,今天一定要来,不然真的是太对不起我爷爷的名誉了!」依旧拖著夹脚拖鞋啪答啪答的走,五色鸡头用著让我怎样听都觉得很耳熟的台词说著。 ……你窜改了,而且不要随便用你爷爷的名誉来对不起大家。 你已经体会到你自己没有那种东西了是吗! 「是说下一堂是什麼课?」搭在我的肩膀上,完全忘记学校上什麼的五色鸡头发问。 「星相,快跑啦!来不及了!」喵喵冲过去,还不忘把我随手一起携带著跑,我听到五色鸡头在后面抱怨了几句之后也跟上来了。 这门课被学生列为十大不受欢迎的课程,但是很可悲的是他是学校强迫必定要修的课程。 学校里面有好几种是一定都要去学的,不学不但毕不了业还会发生可怕的事情,因为我个人很没种去挑战学校的条规,所以到现在还不知道可怕的事情是什麼,只听说真的很可怕就是了。 那为什麼要学星相? 班导说的好:『你总不能在野外迷路之下叫根电线杆帮你指路吧!』 所以星相据说是必修的重点科目,很多人后来出任务都会用上,就算不出任务改成出社会,还可以装个神棍去骗钱啥的,又因为是在学校学过所以一定会比正常人类强,通常出去骗钱的到后来听说都赚大钱。 这让我开始考虑要好好学以后去当个神棍了…… 要知道就是算命不中,我还是可以用妖师能力让他中,前提是我要可以控制自如才行。 然说因为先天能力本来就不是我的,只是被封印在这里面,所以要上手可能还要等一段时间,现在让上次那个上班族大哥在指导我使用方式。 但是就算以后可以当神棍骗钱,我还是很讨厌上这门可以赚大钱的课程。 没有其他原因,就是因为教室。 跟喵喵一起冲进去星相教室之后里面其实已经很多人了,因为是必修的,所以大部分人都想仅早修完他,甚至ABC班都有学生混在一起上课,教室被挤得满满。 这是一间有著黑色天空的大型教室、最多可以容纳一百个人还会很宽敞,使用的是类似歌剧场那种的空间,天花板挑高了还有模拟月亮等物。 最重要的是,这里充满星星。 漫天的星子一览无疑,完全拷贝真正的天空复制到这里,美丽的让人都想到这边野餐了。 但是我们还是非常讨厌这堂课。 「漾漾。」稍晚一点到教室的千冬岁跟我打了个招呼,坐到我们旁边来,「这是我哥要给你的东西。」他递出一个符咒的手抄本,说到他哥时候整个脸还容光焕发到闪亮,好刺眼啊。 「帮我谢谢夏碎学长。」感动的把手抄本接过来收进去背包里面,我想著晚点回去要仔细好好记下来。 莱恩无声无息的浮出来,就如同往常坐在千冬岁旁边,不过感觉上他最近好像被他弟拖著到处跑有累到,人似乎变得更透明了一些……